曼城煮熟的鸭子又飞了!瓜帅暴怒:咋办事的?

在多罗国东部的某个峡谷里,一个老者正坐在一个年轻人的旁边用手慢慢的抚摸着年轻人的额头。“四弟啊


,怎么救你的孙子呢?他现在的记忆紊乱而导致他疯了啊。幸好神经未伤,看来他的精神力果然够强啊。看


来我只能这么做了……希望你以后不要怪我啊。”


老者缓缓站起身,用手按在蓝舍的额头上,一股白光在手上逐渐亮了起来。“死神秘术,洗脑大法!”随着


老者的低吼,亮光渐渐的进入了蓝舍的脑部。随着亮光的进入,蓝舍开始大声的喊叫,全身在不住的挣扎,


老者用一只手死死的按住蓝舍那两只不安分的手,“刚才忘先绑起来了,几十年没用过了,一时不查,这下


麻烦了!”老者心中暗暗地想。


随着头上传来的一阵阵巨痛,蓝舍终于从昏迷中醒来,看见一个老头把手按在他的额头上,正想用双手把那


只手拿出,却发现老

这死神秘术是本来是一种神秘组织所创,原来是用于大奸大恶之人,对其洗脑后,加上善意的孱孱诱导,让


其归入正常人的生活中,现在看来这老者会用,难道是那个神秘组织里的人?数百年来,自从某个神秘人创


造这个组织以后,大陆上只知有个神秘组织给恶人洗脑,该组织里个个武功高强,魔法高深,被洗脑后的恶


人都有一个明显的标志,就是在左腕上有一个金色的六芒星。


光芒终于都散下去了,施展完洗脑大法后的老者大汗淋漓,气喘吁吁,看来是耗费了相当的内力。老者也开


始盘膝坐下回复功力。


翌日,蓝舍睁开了双眼,看着自己躺在一个阴暗的石屋里,在石屋的墙角上有着几盏魔法灯挂在那里闪着亮


光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着蓝色长袍的老者,老者的双眼炯炯有神,似乎可以看透你的心灵。一张慈详的国


字脸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。


“你是谁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蓝舍抬起头问坐在旁边的这个老者。

头的另一只手把自己的双手按住,使其不能动弹。运足劲后双手使劲挣脱了老者,然后


双手向额头上的那只手抓去。老者看心眼里急在心理,施展死神秘术和施展任何法术一样不能被打拢,所以


那只施术的手在手术完之前不可离开被施者的头部,这是死神秘术的准则,怎么办?虽然现在的蓝舍神志不


清,但是威力尚存,在学院比武场上就可见一般,“只能这么干了!”老者心里暗暗地想,那只闲手开始集


结内力,以迅雷不急眼耳之逝一掌拍在了蓝舍的胸口,“呯”一声,躺在床上的蓝舍受了重重的一击,在喷


出一口鲜血后,又晕了过后。


“对不起了,蓝舍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!”老者在蓝舍昏后又在喃喃地说,随着时间的流逝,死神秘术


的光终于渐渐地下去了。


“终于就要成功了,期待啊,第一面会怎么样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