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吉岭持续骚乱2个月 印中央政府急欲谈判解决

林天来握着卡片的手不禁开始发汗。


沙沙沙,草丛内传来一阵乱响。


”会不会遇上什么野兽了?”林天来担心精灵受伤,连忙召回。


微笑黑暗精灵凌空而起,像是被惊吓到的小孩,哇哇地直窜回主人的怀抱。


草丛内也蹦出一人,黑夜之中看得不是很仔细,只觉得那人全身乌漆抹黑的,那模样看来绝对不是克利斯,难道是偷袭自己的人?


隔着一小段距离,两人互望,一时又恢复死静。


林天来可以感受到那人慌张的情绪,其实他自己也怕死了。


“你你……”林天来可以说用了千钧力道才让自己往前一步,总得弄清楚对方是敌是友。


“不、不、不、不要过来!”那人满脸惊慌,带着颤抖的碎音说着。


这句话当然也让林天来停下脚步,对峙的僵局又再度出现。


过了一分钟,林天来忍不住地问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
“你又是什么人?”


“你怎么会躲在这里?”


林天来下了判断,这人如此胆怯,不太可能是偷袭者,或许是原住民的猎户,但不对啊,他手上好像也拿着卡片,是灵卡猎人!


“你又怎么会躲在这里?”


这人还真可爱,一直重复同样的问题。


这样又僵住了。


林天来满心狐疑,但想想现在管不了太多,还是守护着小巴哈等天明再说,管他是敌是友。


于是,他也没再废话,返身走了两步。


那人竟然也跟了两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