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随便吐槽吧,我有力量支撑起我的棱角

若干年前王若琳唱《迷宫》时,那会儿大家还称她“爵士女伶”,嗓音慵懒又沙哑,神情文艺又忧伤,是在灯光昏黄的咖啡馆和午后的花园里毫不违和的背景音——那时我们绝对不知道,她是这样的王若琳。

现在人们叫她王傻姑,村气短发,妆容完全不美,碎花蓝裙子配红袜子蓝布鞋,唱首high版《龙的传人》整个人快摇断——朋克少女放飞起自我来,真叫一般人魂飞魄散。

但作傻白甜、文艺小清新,抑或高冷才女、妖艳**状的女艺人那么多,毫不介意展示真实自我,才不管其他人群嘲说听完想死的华语女歌手,却只有王若琳不是吗?放弃已经大受认可的文艺范儿爵士女伶人设,去做她真正钟爱的电音、朋克、舞曲之际,已经有人在问“万一你执意要做的音乐最后没人听,卖不掉怎么办?”——而王若琳的回答则是:“没办法!我是做音乐的,我不是在卖音乐,我并没有要求别人去买它。”

上一个被众人开群嘲的女人,是那个不拍电影,跑去唱摇滚的张曼玉,她从20岁开始拍电影,一直到40岁成为第一个封后戛纳的华人影后,别的女明星到了这时候要么忙着握紧手头能捞到的最后一个大款、要么出尽头版头条的最后几次风头、或者至少也要步入家庭生上几个孩子立立幸福flag,她却跑去唱摇滚。到了50几岁还因为唱歌跑调被嘲笑,“所有人都说我唱歌难听啊!”,然而,在张曼玉看来,不断跳出安全区才是活着的趣味,“我觉得,每个人过几年都要挑战一下自己。”

她们也许并不比其他女明星更幸福、更成功,也并没有吊住一个更多金更有权势的男人——但显然那也不是她们最渴望的。因为内心比别人更有安全感,她们看上去才总是特立独行、打破许多人的惯性思维,不断引起围观和吐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