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媒:东芝推迟提交2016财年财报 退市危机暂缓


黑水沟虽然少了封灵守监妖的保护,但海底漩涡反而益发强烈。也因此,即便有白灵带来的”5”型潜水泡的协助,毛婆婆数次尝试救援,还是以失败告终。


众人只得抱持一丝希望耐心地等下去,令她们感到好奇的是,白灵竟是赖在忘忧岛上不走了。


而且在她的影响下,三不五时便有水象分会的灵卡猎人专程来这个”1-6灵卡商店忘忧分店”采买。


毛婆婆虽然是心神不宁,但也不忘赚点灵力,这里可说是货真价不实,让来者实在难以忘忧,但是,吃了亏下次还得再来。


毛婆婆及林天来的妈当然看得出白灵的用心,两人对她的印象也越来越好,但又无奈,毕竟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啊。


尤其是林天来一失踪已快一年了,兰妮也已出关离开了南极大陆。相较之下,她却从没来过忘忧岛,听说她的父亲已经下了禁足令。


而光、风两分会联姻的传闻甚嚣尘上,更成了灵卡猎人们关注的一大盛事。处在小岛上束手无策的毛婆婆,又能如何呢?况且,身为当事人的林天来都还生死未卜,更别说帮他出头了。


这一天,毛婆婆及林天来的妈坐在商店前发呆,东方无缺则在忘忧岛上的海水池钓鱼,这个池子是黑水沟大能的出口,据东方的说法是里面的鱼会比较肥大。


“我说肥婆啊,你们也别烦了。”东方无缺回头向她们喊着,他看得出她们为了兰妮的事闷闷不乐。


”小琪离开这里也好几个月了,怎么还不回来?”林天来的老妈怎么说也较尬意兰妮,早在她将戒指戴在兰妮手上时,就认定了兰妮是未过门的媳妇。


这次小琪奉命回风象分会,让她心里隐隐不安,不知道兰妮近况如何?也只有戏里才有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,何况兰妮的父亲和光明分会现在是水乳交融。


“唉……”东方无缺握着钓竿直帮忙叹气,想想还是他好,不必为情所困。这女人啊是复杂的动物,像林天来这样夹在两个女人中间,也是辛苦。更麻烦的还牵扯到三大分会,即便林天来有命逃出来,也是会被烦死。


他脑筋动来动去,根本没用心在钓鱼。突然,钓竿一震,那钓线给扯得长长的,他大吼:“哇……鱼上钩了!”


“你发癫喔,看你钓了好多天了,也没搞出个苍蝇蚊子。”毛婆婆站起来,远远的看向东方无缺。


“快来快来,不只是鱼,还是条大鱼。”东方无缺呵呵地发笑,如果有鱼最好,他在这个地方早就吃腻了一堆的罐头食品。


“哇……好重,拉不动,肥婆,快来帮忙!”


毛婆婆想到有鱼可以吃,忘了暂时的不快,连忙过去帮忙拉钓竿。没想到,合着两人之力,仍拉不动池里的大鱼。


“不会吧?”林妈妈也起来走向他们,心想什么鱼这么大只咧。


“小珠,来帮忙。”毛婆婆叫着林妈妈,用力死命地拉鱼竿。


商店里的白灵也被众人的声音吸引,结果四人一个拉着一个,努力地抓着钓竿,大家眼中都出现鱼鱼鱼。


“要是等下钓起来,先来个生猛的生鱼片如何啊?”东方无缺边喘边打算。


白灵是外国妞,想的便又不同:“生吃?有没有搞错啊,不如弄个营火烤鱼比较实在。”